北京湿疹权威医院 http://m.39.net/pf/a_8890895.html

D3,玛曲-阿万仓-玛曲-唐克,KM。

阿万仓位于玛曲县城西南约50公里,读过一篇挺诱人的帖子:

“从阿万仓沿着黄河继续向东行驶约70公里,前往齐哈玛乡和采日玛乡。这里的风景被《甘南纪事》的作者杨显惠誉为“中国亚马逊”,高原上的河曲如华尔兹舞步,蜿蜒缠绕在广阔而平坦的高山草甸间。”

这真是无人机拍摄的绝佳场景。

在平原上,没有合适的机位和前后景,使用相机取景反倒是件难事,看着挺美,而常常会举机不定,难于构图。

看过几张卫星图,原来黄河上游可是这般婀娜多姿、婉约动人的:

我顿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探索阿万仓-齐哈玛-采日玛-唐克这条线,也许就不需要再走回头路经玛曲县城到唐克了。

当然,这个骚操作导航是绝对不肯就范的,它只会絮絮叨叨的劝你掉头。

万幸,找到早先去过的越野老炮问了问,往齐哈玛、采日玛的机耕路极其难走,告辞!

阿万仓曾是一片偏远而闭塞的草原,黄河自西向东从青海久治,流经四川唐克,再进入甘肃玛曲木西合乡,因水泻不畅而形成很多汊河和沼泽,使得这片广袤的草原水草丰茂,草原上数条黄河支流弯曲纵横,沼泽星罗棋布。

现在,从玛曲到阿万仓的路已修通,阿万仓得以敞开心扉喜迎八方来客。

到达镇上之前有个观景台,在这里就能拍到绝美的野生河曲,反而比湿地公园里圈养的飘逸洒脱。

岂止洒脱,简直达到了国画大师醉酒后挥毫泼墨的疯癫状态。

赶到湿地公园时,阳光羞答答的从云从中撕开口子透射出来,此刻的心情好极了。

夏天甘南的天气,阴晴不定。

每每查看天气预报,要么阴要么雨。而实际上,白天上午就开始放晴,傍晚开始却连绵夜雨,草原的雨季就是这样,薛定谔的天气。

从阿万仓湿地公园的栈道上,往娘玛寺那个世界最大的转经筒方向眺望,有一座雪山,不知是不是年宝玉则的果洛神山。

中午回玛曲,特意经过了玛曲黄河桥,这座桥头的碑文业已成为众多甘南游记中的一个必须的符号。

玛曲,在藏语里意即黄河。

午餐后,启程去唐克,追赶黄河第一湾的恢弘落日。

吊诡的是,阿万仓就处在唐克段黄河的上游,刚刚历经的河水,想必正流淌到此处,可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

逝者如斯,奔流到海。

从玛曲经过麦溪乡之后,就跨省到了四川的若尔盖。

这两天在三省间交织乱窜。

进入若尔盖的草原,路边的小景接连不断,若尔盖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。

四川地界的雨水更加充沛,海子遍布在草原上,景致愈发可观了。

以前就好奇一件事情,为什么草原上鲜有树木生长?

一是土壤土质和储水能力;二则是树木常年需要吸取大量水分,草原在枯水期根本供养不起;再有就是季节性的温差大。

而野草就比较命硬,春风吹又生。

弦管相逐,流连忘返。

赶到唐克的时候,眼巴巴望着西沉的夕阳就要被厚实的云层掩埋。

那一刻,还真有一点心态崩了。

登上黄河第一湾的观景台,要搭乘很多段巨无霸扶梯,借助工业时代制造的钢铁怪兽,沿着陡峭的山脊层层攀升。

趁着最后一丝余晖。

黄河水宛若仙女的披帛,搭在肩上,旋绕于手臂间,似是天边徐徐来,在四川边角上轻轻抚了一下滑过甘南,又摇身飘向青海。

顷刻,一团旋涡状的云席卷而来,裹挟着麦粒大的雨点稀稀拉拉的砸落到头顶。

娃还惦记着写作业,那就回酒店吧。

旅程中总是饱含着无尽的喜悦与遗憾,那就是诗和远方。

TBC.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abmjc.com/zcmbyf/1286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